飛行是你的自由,拍照是我的自由


 你在藍空展翅飛翔,我站在礁岩頂端仰望著。

 你「嘎-嘎-」叫了幾聲,不停地迴旋,好像是在歡迎我的到來。 「好美啊,如雪的白色身影!」我的眼睛不停地注視著,雙手伸進背包裡摸索相機,配好鏡頭, 循著你的音聲,在模糢糊糊的焦聚裡追逐你的身影。你「嘎-嘎-嘎-」又叫了好幾聲, 我的掌心早已算準你飛行的速度。

 你越飛越低,越飛越低,舒展的雙翅滑過午後耀眼的陽光,頂光穿透你薄透如紗的羽翼; 我對著天空,努力轉動鏡頭瞄準你,一次又一次按下快門, 深怕錯過任何可以為你美麗形影留下永甯鶹的瞬間;而你似乎也懂得我對你的深切注目, 「嘎-嘎-嘎-嘎-」熱烈呼應著。

 我的心彷彿也在瞬間被你那雙炯炯閃亮的眼神對焦掠獲;澎湃起伏的脈搏催促快門加速起落, 反光鏡的彈跳速度也越來越快了。

 你卻越飛越低,越飛越低,剎那間,竟向我極速俯衝而來。我在觀景窗裡看到了你怪異的眼神, 趕緊按下快門,而你卻趁著快門開啟,反光鏡彈落的1/250秒剎那黑暗間,伸出銳利的雙爪, 「ㄍ-ㄚ-」一聲,飛掠劃過我的頭髮,措手不及的我差一點就跌落礁岩。

 「ㄍ-ㄚ-」從喉嚨深處吼出的尖刺叫聲讓我頭皮發麻,驚懾中,忽然聽清楚了, 原來你在空中呼喊的全都是「ㄍ-ㄢ-」!天啊!我還認真的以為你是在歡迎我。

 一股無名火熊熊燃起,我調高快門,決定把快門當子彈,看你飛過就拼命的按快門想要射下你, 燥熱烈日加速怒火,失去理智的我在礁岩上又叫又跳,你在空中快速迴旋,張揚舞爪的得意模樣, 更煽動我心中的忿怒,「這次一定要射下你!」我忍著,假裝繼續對焦,等你再度衝下來, 又一次伸出利爪的瞬間,我使出所有氣力,對著頭頂上空的你,「ㄍㄢ-」的大叫一聲, 你揮舞的翅膀亂了節奏,偏離航道傾斜飛出,一根羽毛被嚇得飄落了。

 我撿起羽毛,對著空中用力比劃了幾下,「ㄍㄢ!兇什麼?飛行是你的自由, 拍照是我的自由啊!那麼兇幹嘛?其他的鳥可沒像你這麼幸運可以被我拍到,再惹毛我, 我就把你的鳥樣印成標本,賣給觀光客。」

 心情不爽,不想再拍了。彎下腰,低頭收拾背包準備離開,啪一聲,好像有什麼東西從空中掉下, 落在我的帽子上,濕濕黏黏的感覺。

 抬起頭來,看你急速飛過,飛得更高了,繞了幾個圈子之後,轉身飛向船帆嶼。 你在小島上空還是「嘎-嘎-嘎」叫個不停,我看到你和同伴在遠方交頭接耳,南風隱約傳來你的得意與不屑, 我豎耳偷聽「拍啊!拍啊!你盡量拍啊,你拍到的只是我的軀殼,我還有一千一百萬個不同的變身, 你繼續拍啊!你的鏡頭永遠射不中我的靈魂!」強勁的南風交混著漲起的潮聲, 船帆嶼和將軍島被漸漸滿漲的海水隔開了。

990429



你的鏡頭永遠射不中我的靈魂

1998 澎湖將軍島



〔回筆記頁〕〔下一篇〕